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彰化重刑法辦空污業者,綠色執政要縱容六輕到何時?

彰化重刑法辦空污業者,綠色執政要縱容六輕到何時?

(彰化地檢署創司法偵辦空污案首例,聲押業者獲准!)

與麥寮學童命運類似,彰化縣埤頭國小師生近兩年來飽受惡臭空汙,彰化縣環保局懷疑宏昇能源科技公司是禍首,卻苦無違法證據,只能行政裁罰。

但兩地學童命運大不同,彰化地檢署檢察官主動出擊,從去年10月起,聯合環保署中區督察大隊、彰化縣環保局和保七總隊的力量,今年5月開始監控、採集樣本,短短三個月就從戴奧辛的「指紋特徵」確認空汙禍首是宏昇,創下司法偵辦空污案首例,依照觸犯排放毒物罪、空氣污染防制法以及公共危險等罪責,聲押業者獲准,這還是7年下有期徒刑的重罪!

然而,宏昇公司的污染相較於六輕根本就是小屋見大巫,而執法人員更沒有什麼「國家衛生研究院」的科學支持!但這七年多來,從中央到地方政府早已針對六輕污染危害委託各式研究,科學結論指證歷歷,六輕空污殺人無數!藍綠政府為何始終不願偵辦六輕?

而今,雲林縣政府、環保署、衛福部、勞動部,是從村、鄉、縣到中央都已完全執政,面對四、五萬的麥寮居民、學童與六輕勞工的曝癌危機,卻只有粗暴強迫62位許厝學童家長接受「每日4~8小時」的遷校措施,面對染源頭始終毫無作為,連最基本的進入六輕廠內全面稽查、停工檢測,事發至今兩年多來,從來不曾見聞!

遷校從來無法根本解決問題,「政府不願挑戰既得利益,消極放任民代在地方散佈不實的詆毀言論」,才是造成輿論失焦、社會無法理性對話的根本原因,莫非這恰巧才是政府的算盤:只要許厝遷校爭議沒完沒了,這些學童永遠都政府首選的「萬用擋箭牌」?

------------
【摘錄】埤頭國小師生近兩年來也飽受惡臭難聞的空汙問題,懷疑禍源是不到60公尺外的埤頭工業區,彰化縣環保局曾全面稽查區內工廠,懷疑宏昇能源科技公司是禍首,卻苦無違法證據,只能行政裁罰。
 
讓人肯定的是,彰化地檢署檢察官主動出擊!去年10月,檢察官鄭智文透過彰檢建立的「國土與環保平台」,與環保署中區督察大隊、彰化縣環保局和保七總隊多次研商後,採取分進合擊的偵辦行動。
 
今年五月間開始鎖定宏昇公司長期監控,蒐集鍋爐和煙囪的底渣、飛灰,並到埤頭國中採集樹葉、落土送驗,運用環保署的科技儀器比對比戴奧辛的75種同分異構物,從戴奧辛的「指紋特徵」確認空汙禍首是宏昇,除查封工廠,也讓法官佩服,裁定將宏昇負責人和廠長都羈押禁見。
 
空口無憑,隔空交火解決不了問題,彰化檢方拿出具體事證與數據,用刑法第190條之1的排放毒物汙染空氣、土壤罪,偵辦宏昇公司和負責人,這是7年下有期徒刑的重罪,彰化能,雲林檢方能不能?



【轉載】吳松霖:六輕空污不除 許厝分校還能遷到哪?




第六套輕油裂解廠,簡稱六輕,是台塑旗下的煉油廠。六輕在二十多年前來到雲林麥寮,帶來工作機會,卻也帶來嚴重空汙問題,直今爭議不斷。現又因行政院長林全決定將距離六輕不到一公里橋頭國小許厝分校遷校,引發家長的抗議再掀波瀾。外界不解為何家長不願讓孩子遠離污染,部分媒體甚至將他們妖魔化。「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總編輯吳松霖接受《燦爛時光會客室》專訪,替家長喊冤表示,他們不滿政客在一來一往的遷校決定中,使六輕不用解決本身的空污問題,根本是模糊焦點。

「從來都不只是許厝分校的問題,而是六輕需要徹查、改善污染源頭的問題。」吳松霖說,國家衛生研究院的報告,檢測出整個麥寮地區的孩童尿液中一級致癌物氯乙烯單體(VCM)的濃度皆超標,代表整個地區皆暴露在空污危險中。他對六輕建立後,政府仍決定在附近建校、建醫院等決策感到不解。


雲林人至今未看見地方政府到中央政府有對污染源去做任何處分或清查,不只家長對孩子的健康存有許多疑慮,他們更可能具有勞工的雙重身分,在當地工作的勞工更常暴露在空污下,難道不用搶救嗎?危害人體健康、生命安全的工業是可以勒令要求停工的,吳松霖說,不論環境稽查大隊,或是勞動部職業安全衛生署的勞檢單位,都可以查出污染源頭並要求限期改善。但政府卻毫無作為。同時,台灣的相關法規太寬鬆,同樣的數據可能在美國是代表高度危害,台灣的法條卻無法有效管理。


吳松霖說,他無法代表家長發言,但盡可能地去了解他們的心聲。孩童的遷移只限定在上課的四到七小時,其他時間還是待在家裡,難道其他時間就不會吸到髒空氣了嗎?遷移根本是治標不治本,大前提依然是污染的改善。況且搬去的地方既陌生又不方便,學校的教學環境可能更糟,也是跟本校學生搶資源,讓孩子的受教權受損,種種問題讓家長對搬遷的印象不佳。還有一個問題是,雲林人看多了原本替他們出頭、抗爭的政客,卻在拿到六輕的好處後悶不吭聲,甚至根本是藉機向六輕勒索,檯面上的政治獻金就高達數十億,何況檯面下的黑箱。這樣的結果讓他們對外界政策越來越不信任。

圖 / 林泰州

吳松霖表示,政府宣稱一直有在做空污檢測,應該早知道嚴重空污是否的確出自六輕,然而他們說法卻一直曖昧不明,也不會主動告知居民空污報告。民進黨現今已完全執政,難道空污問題是不能去處理的嗎?民進黨籍的李進勇曾在欲推行的自治條例中承諾雲林人未來將禁燒生煤、石油焦,在他當選雲林縣長、民進黨完全執政後,卻在幾個月前將自治條例內容由「禁燒」改為「管制」生煤、石油焦,等於是背叛了民意。在民進黨不能再以「國民黨杯葛提案」做推託後,雲林人看不到民進黨的作為。國衛院報告出爐的兩年多來,政府一直逃避,把小孩搬來搬去當作唯一的解決之道,家長感到不滿的是孩子被當作籌碼,成為政府不願去改善根本污染問題的擋箭牌。

吳松霖強調,他至今對於六輕空污問題的改善,依然抱持著樂觀的態度。他希望外界不要將不願孩子遷校的家長當做標靶,呼籲公民意識的團結才能讓結果改變。

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轉載】環團籲別模糊焦點 時代力量座談會聚焦六輕汙染




近日(8/22)行政院表示,經國家衛生研究院的研究確認雲林縣橋頭國小許厝分校環境汙染嚴重,決定將許厝分校的學童遷移至豐榮國小,引起社會討論。昨(25)時代力量於雲林縣斗六市舉行座談會,邀請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詹長權、「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雲林縣家長協會、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等等在地環保團體、學者及居民到場,共同討論如何面對六輕汙染。「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總編輯吳松霖在會中指出,聚焦許厝分校遷校爭議容易模糊焦點,重點應該是六輕周遭的居民、雲嘉南三縣等該如何面對六輕汙染,政府又該如何處理。會後時代力量黨主席、立法委員黃國昌宣布,將盡快於雲林設置辦公室,全力處理環境汙染議題。

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表示,許厝分校只是一個「點」的問題,雲林海線是一條「線」,而雲林縣是一個「面」。許厝分校遷校只是緊急處理的方式,真正的問題在於台塑六輕裡的工廠汙染源。

詹長權指出,過去六輕發生大火,經濟部曾表示要成立體檢小組,在六輕裡設立辦公室來管制,顯然行政單位都沒有落實。詹長權希望立法院能夠提案,或在接下來的會期中好好施壓,找到立即可見的行政方案和措施來處理六輕汙染。

黃國昌表示,儘管雲林當地已有禁燒生煤、石油焦的風氣,但目前要修《空氣汙染防制法》第28條非常困難,時代力量會盡全力推動法案修正。

去年(2015)環團推動立法的《雲林縣工商廠場禁止使用生煤及石油焦自治條例》遭環保署以牴觸《地方制度法》第25條為由,指該自治條例包含能源政策事務、屬中央權限,予以函告無效。今年7月環保署長李應元接受黃國昌質詢時說明,現行法規「只能限制、不能禁止」,必須要修法釐清地方和中央的責任。

而時代力量的修正版本,增加中央政府對生煤、石油焦等易汙染物質的使用得公告禁止或制定許可辦法;給予地方政府審查石油焦、生煤等燃燒許可證的權力,使地方政府可因地方環境治理需求,以地方自治條例限制或禁止使用,並申報中央備查。

(圖說)「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總編輯吳松霖。

吳松霖認為,若目前的討論只聚焦在許厝分校遷校的爭議,當權者得以規避整治六輕環境汙染的責任。他指出,麥寮附近居民大多是與六輕有關的勞工,在六輕排放的數種汙染物質裡,如氯乙烯單體(VCM)會從皮膚侵入,產生精蟲畸形、婦女懷孕畸胎的情況,而這只是其中一種汙染物質的影響。

吳松霖提出《空汙法》第43條、《職業安全衛生法》第36條、《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第14條等法條佐證,有關當局可透過職業工作場合的環境稽查,查出汙染物質後撤銷其使用執照、勒令停工等。

黃國昌回應,將在會期中著重於稽查的監督,對於李應元曾表明會到許厝分校與家長協調,也會查證是否屬實,並進一步確認協調內容,確保許厝分校學童與家長不受二次傷害。

彰化基督教醫院醫師錢建文提出三點建議,一、目前法規中對於企業自主管理中的環境檢測有漏洞,企業聘請專業的檢測公司檢測,使的環境檢測商品化,不利於檢測汙染,且目前行政單位於環境稽查前均會通知企業,這樣當然沒辦法機查出汙染源;二、同樣台塑的廠房在美國、越南等排放汙染均受到當地政府可觀的罰款、而台灣對於大型企業卻無可奈何,罰款金額過低、沒有效果;三、目前的大型工業的獲利許多是來自於汙染整治成本的外部化,影響到人民的生活,應該對這些產業課重稅,才能夠促使產業轉型。

黃國昌回應,要在台灣推動不利於大型工業的法條相當困難,不過仍會盡力。黃國昌也於會後宣布,將盡快於雲林設置辦公室,全力處理環境汙染議題。

2016年8月26日 星期五

(讀者投書)政府幫六輕趕學童?


作者:許金生(雲林麥寮人),讀者投書,全文照登
身為一個麥寮居民,看到許厝國小學童又要遷校,心裡有一種乞丐趕廟公的感覺。乞丐是誰?就是六輕,廟公就是學童。
明明是六輕排放毒氣,結果卻是犧牲學童受教權益,要他們離開熟悉的學習環境,搬到新的學校上課。如此反客為主,真讓人不服氣。
以前也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直到我上網閱覽新聞,才發覺事情大條了。原來六輕排放的是一種叫做VCM毒物,這種毒物可是世界公認的一級致癌物,會讓人得血癌、肝癌。尤其小孩子是「高敏感族群」,吸到VCM的影響會比成人高許多。這是什麼意思呢?意思就是小孩子罹癌的機率比成人高許多。這也難怪要遷校。
但我反過來想,不對啊,VCM既然飄散在空氣中,小孩子會聞到、大人也會聞到,居民會聞到、在VCM廠裡工作的勞工也會聞到,我們居住、工作、就學的環境,就好像一個大型的毒氣室一樣。如果小孩要離開學校,那居民是不是也要離開居住的地方?
但是政府的態度呢?我覺得大家都在互踢皮球。前陣子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表示,許厝國小要不要遷校是雲林縣政府的事情。結果到了8/22號,行政院長林全馬上指示遷校。如果照詹順貴所言,這是地方事務,那為何林全可以下指示?林全豈不是打了詹順貴一巴掌?
還有我感覺政府刻意隱瞞資訊,中國時報說「雲林縣橋頭國小許厝分校學生長期以石化廠為鄰,健康飽受威脅。國家衛生研究院調查有重大發現,許厝分校學童尿液中,不僅一級致癌物氯乙烯(VCM)代謝物硫代二乙酸(TdGA)平均濃度偏高,而且TdGA平均濃度偏高的學童有高比率出現肝指數異常現象。這分報告今年6月已送給雲林縣政府與衛福部,但官員明知學童肝功能異常,迄今從中央到地方遲遲未採取行動,令人為學童健康捏一把冷汗。」這豈不是刻意隱瞞真相,欺騙老百姓嗎?
我們可以說,政府先是縱容六輕排放毒氣、後又幫六輕趕學童,講到這,真是滿腔怒火。

【轉載】「拿到學位後生病,人生會是彩色的嗎?」 詹長權:大人蓋了不該蓋的學校



(圖說)台大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25日舉辦「煙囪下的童年─高汙染工業區鄰近國小的健康權與受教權」座談會,針對雲林麥寮橋頭國小許厝分校與台塑六輕汙染源的事件進行沙龍座談。(陳耀宗攝)

距台塑六輕僅900公尺的橋頭國小許厝分校學童,早在2014年8月被驗出體內含有一級致癌物氯乙烯單體(VCM),8月22日行政院宣布要遷校,卻遭學童家長反對,原因是許厝分校有較好的硬體設施,雙方產生歧見。台大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24日晚間舉辦座談會,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表示,全麥寮村沒有人的家比這個學校更接近六輕,他批評現在不是「回不回」學校,而是「不該去」的問題!大人蓋了不該蓋的學校,「健康權、教育權哪個重要?」

台大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25日舉辦「煙囪下的童年─高汙染工業區鄰近國小的健康權與受教權」座談會,針對雲林麥寮橋頭國小許厝分校與台塑六輕汙染源的事件進行沙龍座談。

台塑六輕原該在填海造陸 如今全在陸上

長期關心該議題的詹長權先是指出,六輕最早在1998年完工,隨即於1999年開始大量生產,但當時還沒有《環境影響評估法》,不過當時認為六輕對於環境的衝擊在可以容許範圍內,但他並不同意,當初所說沒問題的環境根本不是現在這樣,當初要求六輕要隔離水道800公尺,因為會生產汙染物,如今只剩100公尺,本來應該是蓋在填海造陸出來的土地上,如今根本在陸地上。

(圖說)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詹長權表示,當初要求六輕要隔離水道800公尺,因為會生產汙染物,如今只剩100公尺。(陳耀宗攝)

詹長權接著說,許厝分校新址最大的問題在於,它是在六輕已經建立的十幾年後,於2013年以舊址過於老舊為由,在本來應該作為隔離汙染的木麻黃林綠帶剷除,將許厝分校新址蓋在上面,「舊址離會產生VCM的工廠2300公尺,它的新校址是900公尺」。

詹長權:想找出六輕專屬的汙染指紋 檢測出VCM

致癌物氯乙烯單體(VCM)是如何被檢測出?詹長權說,當初他想知道什麼汙染物是專屬於六輕的「汙染指紋」,因為石化工業跟火力發電廠的污染有時候會跟交通汙染重疊,經過檢測後發現,VCM就是這個污染物,因為當地只有六輕有氯乙烯槽,但VCM不好檢測,它比空氣還重,離開工廠後就不好測,所以最後就是用檢測學童尿液的方式,學童一天會吸進多少,總和會反映在尿液上。

詹長權指出,VCM最容易侵襲肝臟,會產生出肝血管肉瘤與肝癌,當汙染物暴露量大到一個程度時,肝功能就容易異常,特別是在6至11歲的孩童身上,「這不是風險,是危害!」他批評,許厝分校是根本「不該去」,而非「回不回」的問題,是大人蓋了不該蓋的學校,學校硬體好不代表其他學校不能蓋出一樣好的硬體。

拿到學位後開始生病 人生會是彩色的嗎?

詹長權還說,他已經花了好幾年的時間說不該去那裡念書,如今抗議的當地家長卻認為不去那邊唸書就不能好好念書,「我怎麼會不知道教育的重要,但是健康權、教育權哪個重要?」他說,只有教育、沒有健康可以幹嘛?拿到學位後開始生病、肝不好,人生會是彩色的嗎?

(圖說)國立臺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詹長權(左)說,只有教育、沒有健康可以幹嘛?拿到學位後開始生病、肝不好,人生會是彩色的嗎?(陳耀宗攝)

現場有民眾提問,到底該如何證明病症就是特定汙染物導致,詹長權說,醫學是實證科學,醫病間很少有一對一的關係,慢性病更是很漫長的事情,「彰化縣大城鄉有肺癌,宜蘭縣冬山鄉也有啊,但大城鄉就是六輕多貢獻了些」,他說,不該以無法認定百分百致病就說不是汙染物的問題,「30萬人在雲林沿海,難道要30萬人都去做才能回答嗎?」

許立儀:我住的地方是台灣社會階級最低的地方

「我住的地方是台灣社會階級最低的地方」,台西村反污染自救會成員、彰化大城鄉受害感染戶代表許立儀說,當地居民沒有足夠能力認知此事,所謂的村長、鄉長還會綁架這些家長,讓要站出來的人會因社區壓力而退縮,「我們都是被淘汰掉的階級才留在那裡,請問這些人怎麼會有能力去理解汙染物?」

(圖說)台西村反污染自救會成員、彰化大城鄉受害感染戶代表許立儀說,當地居民沒有足夠能力認知此事。(陳耀宗攝)

許立儀批評,這個政府與社會,不應該是有能力的人要等沒有能力的人聚集起來,才能做好決策,「每次都講說地方要有共識才能做決策,什麼時候那麼民主了?」她還說,現在不該是政府期待沒有能力的人去告訴有能力的人該怎麼做,她現在所處環境,就是一堆自欺欺人的人生活在一起,然後再欺騙別人。

許立儀也說,台塑六輕這件事就是缺少政府的參與,正常來說,發生這種汙染物的事情時,環保署就該第一時間進去看VCM廠到底發生什麼事,她表示並不是要為難在六輕上班的1萬多名員工,而是政府角色應該更清楚,到底國家標準是如何建立,「很多人說要有更多研究,但連我們身上出現的重金屬都還沒交代」。

周桂田:不該讓弱勢的人教政府該如何做

台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周桂田表示,這件事應該是政府去監測源頭,看看是不是要透過末端流行病學角度,來強化源頭監測,他還諷刺台塑一直稱自己合乎檢測標準,「那我們就應該做監測與管制,還台塑一個清白。」他指出,一個進步的國家應該要知道如何進一步處置,而非被動讓一群國家發展下弱勢的人站出來講話,才能做決策,「這樣的政府不是進步,也不是最會溝通的政府。」

(圖說)台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周桂田表示,一個進步的國家應該要知道如何進一步處置,而非被動讓一群國家發展下弱勢的人站出來講話,才能做決策。(陳耀宗攝)

周桂田說,根據1992年里約高峰會上所提出的「預警原則」,亦即科學上雖不能確定,但似乎可能有所損害的狀況時,就應該採取相關行動。他說,目前的情況就是透過「預警原則」先讓暴露在汙染源中的學童離開該校,接著再從積極面去管制,進行更多的監測,這才是政府應該做的事。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轉載】許厝遷校爭議 雲林要居住環境正義



麥寮鄉橋頭國小許厝分校鄰近六輕引發遷校爭議,雲林縣平原社區大學籲請政府要求台塑解決空汙,立委劉建國建請成立「六輕總體檢小組」,實現人民的居住與環境正義。

許厝分校暴露在汙染環境,中央決定分校學童遷校崙背鄉豐榮國小就讀,並補助整修經費,雲林縣政府宣布因應措施,但是家長拉白布條抗議,表明不遷,不排除北上抗爭,縣長李進勇溝通再溝通,情勢至今緊張。

雲林縣山線社區大學下午發出新聞稿指出,學童到他校就讀只是暫時安置,仍待六輕解決問題,讓學童回到自己的學校,不是讓學童遷就六輕或讓居民遷就六輕。

雲林公民行動聯盟表示,六輕問題一日不解,對當地居民、學童、家長的威脅就一直存在,政府要儘速說明下一步要做什麼,不能繞著遷校問題打轉。

雲林縣山線社區大學等地方團體呼籲政府,要求台塑六輕落實企業責任,實現雲林人的居住與環境正義,別讓「二等公民」的話語再出現。

立委劉建國除了維持一貫要求建立「區域空氣品質總量管制標準」,並請政府成立「六輕總體檢小組」,現在時機到了,拿出解決問題的行動。(轉自中央社)

【轉載】六輕爭議空污法停滯 黃國昌:立院責無旁貸




時代力量25日於雲林舉辦「國民健康不打折,台塑六輕要面對」座談會,在會中,時力立委黃國昌表示,原訂上會期《空污法》修正案要逕付院會二讀,卻未能如願完成,多年來支持空污法修法,卻發現阻力重重,此事涉及中央政府法律面的問題,立法院當然責無旁貸。


日前針對雲林縣麥寮鄉橋頭國小許厝分校因鄰近台塑六輕石化廠,造成學童籠罩在空污的疑慮下,造成健康上的威脅,政院下令協助許厝分校遷校。黃國昌表示,根據國衛院的報告,不只許厝分校,整個雲林地區許多小學學童尿液硫代二乙酸TDGA測出來的結果,都是全國平均值的好幾倍。


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說,六輕污染的問題涵蓋整個雲林,山、海線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許厝分校遷校與否,只是其中一個問題點,雲林籠罩在空污威脅才是一整個面」,遷校以後,工業區造成的污染還是存在,中央政府也沒有給予權力或資源,累積的制度面和實際面問題都不能積極處理,也讓六輕變成三不管地帶。


雲林虎尾若瑟醫院病理科醫師陳仲勳表示,六輕污染的問題並不只是雲林,更是牽涉全國的問題,政府更應該有擔當的從根本解決問題,台塑方面雖然一直強調數據都低於相關標準,但台塑提出的數據公信力也應被質疑和監督,政府投入了很多資源在其他癌症和疾病的宣導教育,也應該要投注相同的資源在肺腺癌及相關空污造成的疾病上。


黃國昌提到,此事涉及中央政府法律面的問題,立法院當然責無旁貸。就行政主管機關,在推動空氣污染防制以及對健康損害,是否有相關預防措施或其他積極作為,而且雲林地區又相對於台灣其他地方更嚴重,六輕污染的問題不容忽視。


另外,就修法部分,黃國昌表示,去年雲林縣通過了《工商廠場禁止使用生煤及石油焦自治條例》,遭到中央宣告無效,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律師也表示過不認同,時代力量長期關注空污法修法,上個會期最後臨時會階段,時代力量也要求《空污法》修正案要逕付二讀,就是希望以此才能夠相對順利的完成修法,避免法案被冷凍處理。黃國昌也呼籲,關心六輕污染必須要凝聚力量,形成輿論的壓力,加重對於違法的裁罰才可能順利進行。

【轉載】詹長權專文:搶救許厝分校被氯乙烯毒害的學童



(圖說)國衛院江宏哲(圖中講者)率研究團隊,到麥寮鄉橋頭國小許厝分校召開說明會,現場座無虛席。(資料照/《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提供)


氯乙烯單體(簡稱 VCM)是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癌症研究署(IARC) 分類為第一級人類致癌物,長期暴露會對人體造成肝臟毒性,包含 肝功能異常、肝腫大、肝硬化、肝血管肉瘤、 肝癌等疾病。因為生命早期的VCM 暴露會影響成年後之罹癌風險,美國國家環境毒物中心 (ATSDR) 將嬰幼兒及國小學童歸類為對 VCM 暴露之高敏感族群。VCM 進入人體代謝後形成硫代二乙酸(TdGA) 最後由尿液中排出體外。大部分環境中的氯乙烯來自於氯乙烯製造廠或聚氯乙烯加工廠(VCM 及 PVC 廠)排放的廢氣或廢水,雲林縣麥寮鄉最大且唯一的VCM排放源是88年起在六輕石化區內開始生產的台塑VCM 及 PVC 廠。

橋頭國小許厝分校是麥寮鄉的小學之一,自102年9月從距離六輕氯乙烯廠2.3公里的舊址搬遷到目前距離只有 0.9 公里的新校址,當時全校約有85位學童、11位老師。令人費解的是新校址怎麼會選在這個原來是為了減緩六輕汙染鄰近村莊所保留的隔離綠帶? 為何雲林縣政府當時明知鄰近六輕的麥寮鄉與台西鄉的學校平時就會受VCM的污染和100年5月12日六輕工業區大火工安時氯乙烯汙染麥寮台西的事實之後,仍然要讓許厝分校學生從舊址搬遷到距離住家較遠但是距離汙染源較近的新址就學?

(圖說)氯乙烯單體進出人體途徑圖

由國家衛生研究院與台大、高醫大組成的研究團隊,102年起在雲林縣麥寮鄉的橋頭國小許厝分校、豐安國小、橋頭國小本校及麥寮國小進行「六輕石化工業區附近學童之流行病學研究」。103年研究發現6 -11歲學童尿液中 TdGA 平均濃度(以μg/g-creatinine為單位) 以距離六輕氯乙烯製造廠或聚氯乙烯加工廠 最 接 近 的 許 厝 國 小 學 童 尿 中TdGA 濃 度 最 高 (193.1),顯著高於豐安國小(101.1)、橋頭國小(121.3)及麥寮國小(113.5)。男性學童、年紀較小的學童有較高的濃度,學校之間濃度上的差異已排除學童是否受二手菸暴露、是否吃維生素 B、 是否有B型肝炎、住家與 VCM/PVC廠距離、身體質量指數(BMI)、 學童父親是否曾在六輕工作影響。這個研究發現顯示麥寮鄉四所國小都受到不同程度VCM的 污染,其中橋頭國小許厝分校學童尿中 TdGA 濃度高於其他三所國小學童約 80 μg/g-creatinine。

當時我們從公共衛生的角度出發建議政府應採取有效作法降低學童 VCM 的暴露,來降低麥寮鄉學童的致癌風險,特別是剛遷到新校的許厝分校學童最為迫切。學者專家在劉建國立委於103 年 8 月 14 日的立法院座談會上建議可行風險管理作法應同時考慮: (1)降低氯乙烯製造廠或聚氯乙烯加工廠的 VCM 排放;(2)將橋頭國小許厝分校學 童就讀學校遷到距離六輕更遠地方。雲林縣政府也真的在103-104年這一年把許厝分校學童安排到距離VCM/PVC廠5.5公里的橋頭國小本校就讀。前面提到的研究發現在今年年初已經發表在國際知名環境健康領域的學術期刊「環境研究」(Environmental Research)上,國際學界透過此一論文已經知道麥寮鄉小孩受六輕VCM污染的情況和許厝分校採取緊急撤離來做為減少學童過多VCM暴露的必要性。

過去兩年來我們的研究團隊持續追蹤這群學童的健康狀態,去年底以嚴謹的科學方法進一步發現:(1) 台灣非石化工業區鄉鎮學童尿中TdGA的濃度值遠低於麥寮鄉學童的濃度值,很多背景地區學童的尿中都偵測不到TdGA。(2)當年麥寮鄉四間小學學童TdGA濃度高過 160的小孩有較高的脂肪肝和肝功能異常的情形。這項新發現符合肝功能異常、肝腫大 這兩項VCM長期暴露的肝臟毒性毒理特徵,也就是說在102年我們對麥寮鄉學童體檢時VCM高暴露小孩的肝臟就已經受到傷害。

(圖說)由台塑補助設立的橋頭國小許厝分校。(資料照片,宋小海攝)

遺憾的是在國民黨政府時代中央政府沒有將這個毒氣傷肝的發現告知地方政府和居民,導致許厝分校學生在沒有任何合理討論下於104年9月被遷回距離六輕 VCM / PVC 廠只有 0.9 公里的許厝分校新址就讀至今,過去一年來這些無辜的小孩變成白老鼠一樣在有潛在汙染的學校中增加了許多不需要的VCM暴露,他們的肝臟可能正繼續敗壞中。關心子女身心健康是為人父母最在意的事,優先保護正在成長的國小學童的健康也應該是我們大人最關心的事,這些學生小小年紀就沒有好的肝,他們未來長大怎麼會有彩色的人生呢?

民進黨政府執政前後副總統和環保署長都到過污染場址、當面見過受汙染的居民、也聽過專家學者的研究簡報,總統府、行政院和雲林縣政府應該已經了解雲林縣麥寮鄉的VCM污染問題,最近也應該已經充分掌握麥寮鄉學童肝臟病變的訊息。但是令人不解的是許厝分校學童今年9月遷離污染場址的決定,卻因為民進黨的中央和地方政府互踢皮球的結果而遲遲未決。社會期盼民進黨政府能多一點悲憫心來同情被綑綁在毒氣中生活的麥寮居民所面對的困境,主動積極出面處理這個迫在眉睫且攸關小孩健康的遷校問題。政府如果能讓居民知道小孩遠離污染學校會讓小孩長大後減少得肝病和癌症的風險,並且提出一個具體且完善的遷校方案把學童搬到有多元學習、多樣成長的學校就讀,就是一個兼顧健康權和受教權兩全其美的作法。如果從村、鄉、縣到中央政府全面執政的民進黨政府,連區區70幾個小孩健康就學的問題都解決不了,如果成百上千個的政府官員都無法幫這些小學生找到一個健康的讀書環境的話,人民將很難相信這個政府有能力及決心兌現所提出的更大的建設和更複雜的改革。

要讓六輕周圍學童肝臟傷害減小、居民致癌風險降低,壺底抽薪的作法是大幅減少VCM/PVC廠的污染排放量,如果減污之後還是無法把風險降低到足以保護當地人民健康的程度,那就只能要求VCM/PVC廠關廠或遷廠。環保署和雲林縣環保局應該本於執掌立即進六輕查核 VCM/PVC廠的污染狀況,從汙染源頭嚴格管制VCM的排放和洩漏,徹底控制六輕汙染,這樣才能解開困住許厝分校師、生、家長的污染枷鎖,有效保護六輕周邊居民的健康。人民對政府要求其實不多,要人民相信政府、支持改革之前,請先還給人民基本維生所需要的乾淨安全的空氣、水和食物吧!

*作者為台大公衛學院副院長/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教授

2016年8月24日 星期三

(讀者投書)該遷廠的應是汙染源,怎會叫受害者顛沛流離失所?



       昨日許厝國小遷校事件凸顯了不論新舊政府都一樣的諸多問題,讓我們先歷史回顧,在2014年的時候,當初蘇治芬領導的雲林縣府做出跟昨日林全內閣及蔡政府幾乎相同的決定與過程,只是由於六輕汙染越發激烈、人民環保意識、健康權益日益上升,以致這次遷到隔壁鄉鎮崙背鄉的豐榮國小,路途更遠。
     在這邊先嘉許蔡政府及林全內閣做出正確的判斷與決定,不過有些小瑕疵還是必須提點,此次決策過程匆促,跟兩年前一樣,師生淬不及防,陳副總統在年初時早已了解六輕汙染嚴重,改善及遷校刻不容緩,為何遲至上任近半年才做出決策?這半年間到底在幹嘛?國衛院的報告早在民國九十八年就出爐,這些年間政府在幹嘛?
     其次,遷校過程完全不民主,即使我們知道就健康考量,勢必要遷校,但家長們獲得的資訊並不完整,長期以來六輕在麥寮「洗腦」當地居民,甚至有「親親報報」等為六輕漂白的報紙出現,其內容甚誇張,甚至說六輕排出的廢氣全是水蒸氣!因此筆者認為較為理想的做法是舉辦座談會,讓大家真實了解六輕危害,別再受到各類六輕資方刻意散出的混淆資訊蒙蔽;再來,就此基礎上讓大家來討論,究竟要不要遷校?即使最後做出的決定是不遷校,那也很好,因為這是麥寮許厝居民在完整資訊下、經過理性論辯、討論過後的民主決策,其健康風險及許厝新分校先進優良的硬體設備則需由許厝全體師生承擔、概括承受;如此一來,大家便都無怨言,豈不皆大歡喜?政府既不用承擔被指責鴨霸的責難,人民也可「安居樂業」。
      最後,筆者不禁要說的是,該遷廠的應是汙染源,怎會叫受害者顛沛流離失所?既然六輕不能做到比廚房乾淨好幾倍(王永慶與陳定南世紀大辯論語),那是否就該遷廠?

作者:張讓(麥寮居民),讀者投書,全文照登

【轉載】環團:鄰近石化區學校都要做流行病學調查


雲林縣橋頭國小許厝分校學童肝功能疑受六輕石化排放氯乙烯等影響,環團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發言人陳椒華說,支持行政院的做法,但應該擴及到受季風影響的六輕鄰近如雲林麥寮、台西及彰化大城鄉學校,高雄小港臨海工業區因為中油等石化廠影響的周邊學校更加緊臨,也應一併做流行病學調查,並呼籲行政院檢討我國石化政策,不要再同意擴廠。

陳椒華說,臨海工業區周邊有6、7所國中小學,包括鳳林國小、鳳林國中、鳳鳴國小,都只有距離臨海工業區僅200至500公尺,甚至比許厝分校距離六輕更近,行政院應比照一併進行流行病學調查,同時彰化、雲林可能受六輕風勢影響的學校、社區也都應做調查。

陳椒華說,行政院也應藉此深刻檢討我國的石化政策,現在還有很多石化工業區要擴廠計畫,應該要收手了,正在進行環評的也應一併中止或撤銷,地方政府也應積極管制,不該再核發許可證。

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發起人葉光芃說,除了顧及國小孩童師生健康,附近居民健康也要顧,中長期應該要六輕污染物減量,並呼籲六輕危害決不是只有空氣,下雨後還會將重金屬等污染物影響到河水、海水、土壤,影響漁、牧、農作物等等,形成惡性循環。(洪敏隆/台北報導)
(圖說)許厝分校學生無奈,不知道豐榮國小在哪,要如何上下學。李政遠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