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7日 星期日

第三勢力呼籲:蔡政府禁煤治霾不能輸中國

<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與「脫口罩找藍天」影像行動團隊,邀請金曲獎得主、反空污<圍庄>專輯主唱林生祥,於11月25日晚上在虎尾厝沙龍舉辦「霧霾無國界,公民站出來」座談會,並特別邀請時代力量秘書長陳惠敏、綠黨社民黨共同召集人范雲、社民黨台南工作室嚴婉玲等人,到場與環團公民們,共商出路與對策。

面對如何治霾救命的難題,中國「減煤/禁煤」之難度絲毫不低於台灣,其煤炭生產量、消費量、進口量佔世界第一與第二。然而,北京仍在三年之內關停四大燃煤熱電廠,同時在四年內實現四大燃氣熱電中心建成投運;此外,還有31個省(區、市)簽署《大氣污染防治目標責任書》,14省(市)正在推動「減煤/禁煤」政策目標,六個省(市)已通過比中央還嚴格的《大氣污染防治條例》。

北京電廠時間表.jpg

虎尾厝沙龍負責人王麗萍表示,中國諸般政策固然無法移植到民主體制的台灣,這些政策是否真能治霾也仍有待通過時間的考驗。但中國經驗證明,面對治霾課題,政府政府可以做也應該做的事,實在太多了,絕非棄守職責與職權,只有「要求人民共體時艱」一途。

(虎尾厝沙龍負責人王麗萍)

時代力量秘書長陳惠敏表示,民進黨已經完全執政,行政立法都握有最大權力,理應積極拿出辦法來治理空污,但卻讓人民看不到應有作為,還一再退回地方為求管制空污的自治條例,令人失望。因此時代力量開始推動空污法第28條修法,就是要讓環保署不能再有藉口。

時代力量秘書長陳惠敏

綠黨社民黨共同召集人范雲表示,倘若民進黨無法針對空污有所作為,說穿了其實是不願挑戰金權政治,不願根本解決台塑污染,因為政治獻金早已不分藍綠!自治條例的精神本來就是因地制宜,要比中央還嚴格,環保署沒理由不讓雲林禁煤自治條例生效。


(綠黨社民黨共同召集人范雲)

此外,社民黨台南工作室嚴婉玲、脫口罩導演詹皓中、金曲獎歌手林生祥以及現場與會各環團公民們,也紛紛對新政府及各小黨們提出禁煤治霾的迫切期待。

(脫口罩找藍天影像行動團隊導演詹皓中與金曲獎歌手林生祥)

<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編輯曹晏清表示,究竟中國『減煤/禁煤』的實際成果如何?我們仍難以得知全部真相。但倘若連中國這個讓多數台灣人民印象不佳的國家,都能公布明確時程表,並試圖制訂具體政策法規,台灣政府必定不至於對治霾束手無策。今日各黨的發言都令人非常期待,也希望他們最終能創造出不同於藍綠兩黨的環境治理新局!

延伸閱讀:







2016年11月21日 星期一

【轉載】紫爆十天環署無作為 中部環團怒吼:不願再「共體時艱」




「鞠躬道歉,不如實際改善空污!」中南部空污從12日起連續紫爆,至今已連續十天。期間卻傳出彰化縣的自治條例遭環署退回要求補正,甚至要求中彰雲等縣市「共體時艱」,讓中南部環團非常憤怒。21日上午,他們與立委黃國昌、徐永明召開記者會,要求環署啟動緊急應變措施、確實降低排放,才是實際解決問題。

「環保署憑什麼要求地方政府共體時艱!」民間團體相當不滿。雖然雲中彰三縣市為了減少境內大型污染源的排放問題,如六輕、中火、台化、彰濱等工廠、發電廠,陸續提出禁燒生煤、管制生煤與限制高污染燃料的自治條例,卻陸續遭到環署函告無效或要求修正、補正,甚至傳出以限電問題「協調」,要縣市政府近期不要再提。

(圖說)中南部連十天紫爆,環團與時代力量立委,對環保署無措施表達不滿。攝影:賴品瑀。

空污致死率比食安高40倍  環團批政府袖手旁觀

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理事長葉光芃痛批,環署理應支持加嚴管制,如今卻不支持地方。只談大氣擴散條件不佳導致紫爆,要求民眾不要出門,卻放任「MIT」的境內空污排放,根本是袖手旁觀。

葉光芃更提出FDA、OECD等歐美統計數據,指出比起食安,空污造成的死亡更是高了40倍。葉光芃估計,每年約有3到6萬的中南部民眾將因為空污而死,比起目前社會為了日本核災食物爭議,但食物至少能選擇不買不吃,但呼吸受污染空氣,卻是不能選擇不要,才是更傷害人民健康的。

(圖說)葉光芃指出,空污對人類健康的影響,更甚食污40倍。攝影:賴品瑀。

葉光芃更找出環保署長李應元這個會期向立院提出的業務報告資料,指出分明開頭寫著為了「民眾健康」,且缺電問題根本不是環署組織任務。若要中南部居民繼續共體時艱忍受空污,中央政府與環署應遷到六輕398支煙囪旁,來好好管制,同時與當地居民好好共體時艱才對。

「這半年下來,我覺得政府施政根本亂了套。」喚醒彰化青年聯盟楊子賢指出,中央與地方對空污治理不同調,地方政府因在第一線感受民意而採取的措施,反遭中央以「共體時艱」回應。對他而言,環署退回自治條例,是藉著程序阻撓。

環團質疑,環署要求地方政府不要提管制手段,是為了護航六輕展延許可證,但雲林縣環保局長林長造也揚言,明年六輕的操作許可證展延申請,將會「一張一張」嚴審,不接受「摸頭」。

(圖說)黃國昌指出,時代力量所提空污法第28條修正,要讓中央與地方都有權禁止與管制生煤、石油焦,並大幅提高罰鍰。不過,該修法至今無排審的機會,「就是民進黨在擋!」。攝影:賴品瑀。

地方禁用生煤無法可循  黃國昌爆:民進黨擋修法

「時代力量也絕不接受摸頭!」立委黃國昌指出,先前就雲林禁用生煤、石油焦自治條例質詢時,李應元認為依照現行法令,地方政府無權禁止使用生煤、石油焦。「那我們就來修法啊!」因此時代力量提出《空污法》第28條,讓中央與地方都有權禁止與管制生煤、石油焦,並大幅提高罰鍰。不過,該修法至今無排審機會,「就是民進黨在擋!」黃國昌爆料。

「這是環保署自證為環境保護署的最後機會!」黃國昌引用環署副署長詹順貴在去年6月發表的投書,當時包括身為環境律師的詹順貴,與民間同樣對毛治國內閣的環保署駁回雲林縣禁用生煤、石油焦自治條例大表不滿,痛批當時的環署認為地方政府無權禁燒,是沒有法律依據。

各縣市已有空污防制計畫  環署:並非毫無作為

環保署主秘謝燕儒回應,各縣市都有空污防制計畫書,在紅色警戒時就會啟動,例如工地洗掃街、柴油車攔檢等措施,如台中市更會協調火力發電廠降載,並且透過各種方式提醒敏感族群減少活動,並非毫無作為。環署並會要求縣市政府加強執行與加強宣傳,讓民眾有感。

除此之外,謝燕儒也表示,環署去年提出的「空氣品質嚴重惡化緊急防制辦法」,預計今年年底就將會上路。不過,此草案將原先的「預警」的54微克/立方公尺,下修為48,但仍遭抨擊啟動門檻太高,如電廠降載必須達150,因此「打假球」、「一點都不緊急」等惡評不斷。

不過遭到黃國昌點名的詹順貴,目前人在國外,無法得到回應。但據了解,目前在環署負責主導空污防制的詹順貴,正在協調相關措施。

延伸閱讀










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期待時力為環境權與工作權難題找尋答案


恭喜時代力量將在雲林成立黨部,很開心雲林出現有可能打破藍綠壟斷的政治契機!在時力寄來的邀請卡上,寫著關鍵的一句話:「為這個時代的難題找到答案」,坦白說,<自從六輕來了>團隊正面臨著這個時代的巨大難題!

什麼難題?是環境權與工作權的矛盾,這個難題,已讓敝團隊陷入空前困境。自從台化事件後,只要一提起禁燒石油焦與煤,動輒就會與依賴六輕維生的勞工及居民對立,被視為要與他們的工作權為敵!甚至,就連倡議、宣傳要六輕改善,也動輒被等同於要逼六輕關廠、撤資!

其實這個矛盾存在已久,長期以來,台塑資方總是刻意營造「要環保=逼迫企業出走」的恐慌,雖然以台塑的財力,是絕對有能力負起環保與工安等企業社會責任,但王家卻動輒以關廠、撤資、出走作為威脅,進而對我們的環境、勞工與國家任意糟蹋、予取予求!

過去四年來,我們總是要花費不少力氣,來面對居民關於工作權的各種擔憂、質疑與責罵。去年,當雲林縣議會審議禁用生煤與石油焦自治條例時,台塑資方也是不斷找藉口來否認技術可行性,並一再揚言「禁燒=要六輕關廠」,最終,六輕工會就在龐大的失業恐懼下到縣府抗議!

而這次台化事件,更是將個矛盾空前地激化出來!因為一切不再只是說說而已,當台塑資方執意要以停工、關廠來堅拒改善時,現行法律就是拿他沒輒!此外,明年六輕電業設備也有6張許可證就要到期,失業恐慌在雲林迅速蔓延!

事實上,六輕與台化還有個根本差別,雖然六輕確實帶動不少就業機會,但雲林仍是全台平均所得最低的縣市,若想在雲林找到足夠的替代選項極為不易。此外,即便不是六輕員工及其家人親友,還有為數龐大的商家、居民、在地社團、學校、政府機關、政治人物...等,都和六輕有著盤根錯節的利益連帶,直接影響大家的生計與財源!

最近,甚至有學校老師轉述,家長們已不斷擔憂:「環團再搞下去我們會沒頭路」,未來,縱使仍然有人願意支持環保訴求,恐怕更多人會選擇對環團敬而遠之。

因此,敝團隊還真不知道這個運動要如何繼續走下去。經內部苦思、討論許久,目前唯一想到的辦法,就是要有黨團願意推動修法。

因為,矛盾的根源在於,台灣現行法律讓資方享有極大的權力,縱容資本得以為所欲為又能來去自如、說走就走。享盡一切好處與權力,卻無相對應之責任規範,這才是台塑王家得以不斷蹂躪台灣、綁架人民與政府的根本沃土!

因此,我們至盼時代力量能夠推動修改《勞動基準法》第八條(註),我們相信,同樣的困境也必然展現在台灣各地的環境運動上,唯有展開這項修法,才具備了解決這個難題的必要條件(只是必要條件而已)。不過如果不能修法,敝團隊真的舉足無措了!

我們深知,這些話如果說給國民黨或民進黨聽,都不可能有用,所以深深期待時代力量能在根本上有別於藍綠,很高興時力進駐雲林,希望時力不會讓雲林人失望!

備註:
建議時力推動《勞動基準法》第八條之修法
(原條文)雇主對於僱用之勞工,應預防職業上災害,建立適當之工作環境及福利設施。其有關安全衛生及福利事項,依有關法律之規定。

(新增條文)雇主不得因政府之環境治理或以企業環境治理為由解雇勞工、減損勞工權益、降低勞動條件,因政府環境治理而不得不終止企業之營運,雇主應負責與政府合作協助勞工轉業或組成合作事業,並給付勞工於無業期間之家庭生計費用至其轉業為止,為保障勞工支領無虞,資方應先給付勞工一年前項費用,其金額由工會或勞工集體與資方公開透明民主協商決定。未善盡前項責任之企業負責人不得投資或經營任何事業、擔任設籍國內企業董監事及出任公職。

前項所指不得不終止企業之營運,資方須負舉證責任,不舉證或舉證不充分,視為惡意終止營運,企業負責人與大股東不得在國內投資、經營任何企業,持有股權須於前項處分執行日起一個月內完成移轉。



2016年10月26日 星期三

【讀者投書】何時藍天變成一種小確幸?


作者:林鴻揚(台大地理系學生)

原文出處請按此

鰲鼓,二十年前拒絕了六輕,荒涼凋敝讓居民感嘆回想曾經的繁華夢。後勁、大林蒲、麥寮、大城、台西,不論主動迎來經濟發展,或者作為設廠決策過程中最弱勢最沒權力的那群而被迫接受。甚至遠離工廠,但因地形或風向因素而飽受空汙之苦的埔里、斗六、嘉義、台南、高雄等地。住在都市的大老闆口袋滿滿,但污染帶來的危害卻由沒有力量發聲的弱勢承擔,這就是環境不正義。

      麥寮居民說台塑來製造就業機會,王永慶也保證沒有污染,經營之神不會騙我們吧!而且過去窮怕了,吃都吃不飽,那還有力氣去管污染⋯⋯城鄉差距、農村凋敝、重經濟輕環保、官商勾結、環境污染,受害的永遠是最淳樸最善良的普通老百姓。老奶奶說,鄉下謀生不易,她跟先生早出晚歸認真打拼四十年,只希望讓小孩有地方住能唸大學,五六十歲剛要享福就罹癌過世……悲痛、無奈、憤怒,無濟於事,生命無法回復。

後勁五輕允諾二十五年遷廠,去年到期後一再展延遷移,地方居民怒吼,你們還是人嗎?人的一生能有幾個二十五年,這真的是我們要的發展與進步嗎?犧牲了自己的健康,換來別人的經濟發展,官員跟企業沆瀣一氣雙手一攤:你們能證明因果關係嗎?這是科學不確定性喔,有可能是你們收菸喝酒嚼檳榔不愛護身體喔! 一口氣看完十幾部影片,走出公衛學院,抬頭看著難得的藍天,心情開心不起來,曾幾何時,連藍天都可以是生活中的小小確幸了呢?

2016年10月21日 星期五

【轉載】台灣學者揭露越南總理府提交國會台塑越鋼廠污染案最終報告


楊聰榮.jpg
(本文轉載自RFA,點此觀看影片。)

10月2日又發生萬名越南人包圍台塑越鋼廠,兩度訪問越南的台灣學者楊聰榮接受本台專訪直言是“預料中事”,並指死魚事件受害者至今未獲得應有賠償。楊聰榮取得第一手越南總理府提交越南國會的台塑越鋼廠污染案最終報告,內容列舉台塑犯了53項缺失,以此證明越南政府判賠5億美金有所依據,並非“勒索”,中華民國政府也知情。

台塑越鋼廠污染事件並沒有因越南政府在6月30日判賠5億美金(相當於33億人民幣)落幕,居民持續抗爭,質疑政府處理過程不透明,台灣環保團體也批判未見官方公布調查報告。台灣師範大學教授楊聰榮六日接受本台專訪透露,越南政府實際動用了百人調查團,拿出科學證據,才上談判桌。

楊聰榮說:“層級非常高、整個內閣出動,由總理府統籌,是一個國家層級的調查跟行動。”他提及,有70多名越南大學教授、科學家,以及30多名美日、歐洲等外國專家參與調查、檢驗。報告具體指出台塑53項違規事件,讓原本堅不承認排污的台塑越鋼廠最後認錯道歉。

報告顯示台塑處理廢棄物的重大違失,楊聰榮說:“本來在承諾書上面是採用乾式的處理方式,但是後來擅自把它改變成濕式的,就是比較便宜、減低成本的處理方式,所以造成污染源比較嚴重。”此外,台塑未按圖施工,省略施作處理廢棄物的貯存糟。

報告還指出死魚事件前後,越鋼廠正進行點高爐的前置作業,產生焦煤,操作後清洗廠房都會排出污染廢棄物,加上台塑靠燃煤火力發電。他說:“過程中,都會產生最主要這次造成魚群大量死亡的兩種物質,一是苯酚,另外一個就是氫化物,至少在這些事情上跟越鋼廠排放廢棄物有一定關聯性,這一點在後來台塑公開的聲明裡也為此道歉。”

楊聰榮表示,台塑越鋼廠還被查到非法掩埋的廢棄物中,有氫化物的成份。所以整個報告呈現出越鋼廠有具體的缺失,並非如台灣媒體報導,台塑是被越南政府勒索、脅迫。報告上也澄清台灣媒體報導台塑高層被限制行動,另說明台灣當局對越南政府的處理過程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與認同,而越南政府對台塑的處置,已經顧及台越的雙邊關係,以及台灣新政府的新南向政策,所以試圖快速解決及勿擴大的作法。

楊聰榮還說,判賠金比預期少了很多招致反彈,本月2日的萬人圍廠更訴求台塑撤廠,台塑若抱著賠錢了事的心態,事件不會落幕。楊聰榮接受朝野立法委員邀請,7日將在台灣最高民意殿堂,披露這份越南總理府對台塑越鋼廠污染案的最終報告。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夏小華台北報道(責編:黃春梅)

►►下載:

►►連署:

台塑越鋼毒魚事件報導與採訪
台塑越鋼.jpg
點此觀看影片,感謝楊聰榮教授翻譯&提供影片!)

(影片內容:台塑暗管說明、台塑發言人講話、越南NGO受訪)

2016年10月20日 星期四

【我們的島】煙囪下的教室



一所距離六輕只有九百公尺的小學,六十二個學生,過了一個不平靜的開學日。國家衛生研究院公布的一份流行病學研究報告,建議這六十二位學童,應該遷校,引發中央、雲林縣政府和麥寮鄉民的激烈爭論。長期與六輕為鄰的麥寮鄉民,對於遷校決策,為何如此憤怒?當學校就在工業區旁,政府應該如何為學童健康把關?(閱讀全文、觀看上集、觀看下集

台塑暗管遭越南媒體發現全記錄


台塑越鋼暗管.jpg
台塑越鋼暗管2.jpg
點此觀看影片,可設定顯示中文字幕,感謝張君翻譯)

►►下載:

►►連署:
呼籲政府重視台塑越鋼廠汙染案,並盡速進行修法連署行動

2016年10月19日 星期三

【轉載】呼籲政府重視台塑越鋼廠汙染案,並盡速進行修法連署行動

我們是一群來自越南及台灣的公民團體,分別為「越南天主教團體」、「天主教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環境法律人協會」、「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國際醫學聯盟」、「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
針對台塑公司於越南河靜所設立之鋼鐵廠汙染案,我們特別提出此份連署,呼籲關心環境議題的民眾或團體聲援支持。
2016年4月,越南中部省份開始出現大量死魚,其中有一名潛水員自海裡上岸後,疑似遭受到毒物侵害,出現頭暈、嘔吐等等症狀後送醫不治,也有當地村民因為食用有毒漁貨,導致生病死亡的案例,對於海洋的離奇驟變,漁民皆感到憂心忡忡。有民眾發現,海底竟有長達1.5公里、寬1.1米的排水管,經調查後,證實排水管為台塑越鋼廠所有,一切汙染源頭直指台塑。
台塑公司的英文名字為「Formosa」,但其所衍生的行為卻是破壞自然資源,嚴重傷害台灣國際形象,也讓福爾摩沙美名格外諷刺。
對於台塑採用推辭,調查後才願意坦誠的做法,我們表達深深的不解與遺憾。
然而,儘管台塑必須賠償五億美金,但這筆金錢是否會真正送到漁民手中?我們沒有任何管道能得知越南政府及台塑是不是會落實正義。唯一的方法,就是我們透過連署,讓立法院長蘇嘉全了解這起國際環境災難,建立監督政策,讓台塑確實負起法律責任。我們期望政府能以實際作為宣告對於環境的重視,透過修法使企業不再任意損害地球資源,並讓企業落實應有的社會良心,切莫拚了經濟、失了環境。
為了挽救美麗的自然生態,以及彌補失去生計的漁民損失,請跟我們共同關注這起事件、進行連署,請政府建立完整公開的透明制度,確實監督企業對於環境保護的義務。
同時,發起團體也計畫遞交陳情信給立法院長蘇嘉全(全文請見下方【給蘇嘉全院長的一封信】),內容提及汙染案事件始末及面對的困難,請蘇院長正視民間訴求、傾聽社會聲音。
以下為【給蘇嘉全院長的一封信】中我們所主張的五大訴求:
1. 督促台塑公司公布其針對此次有毒物質排放原因的內部調查及相關證據資料,並保證未來在越南的營運及生產都會安全進行。
2. 支持我們的訴求,要求台塑越鋼建置完整透明且符合社會及環境品質的監控系統,善盡維護地球村的世界公民責任。
3. 監督台塑越鋼的二大投資者,台塑和中鋼確實執行與越南政府的協議,以確保受影響的越南人民能得到合理的補償和環境生態的復育。
4. 強烈要求台塑公開其公司跟越南政府完整清楚的契約內容。
5. 強烈要求台灣政府修改法律,防止台灣公司在國外設廠時,因為當地環境法律的缺乏而任意汙染。
若您認同我們的訴求,而願意一同連署【給蘇嘉全院長的一封信】,請填寫下方基本資料並送出,加入成為連署的成員之一!
發起團體:
財團法人天主教會新竹教區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
桃園越南天主教團體
環境法律人協會
台灣人權促進會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
台灣國際醫學聯盟
社團法人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People's Intellect
Defend the Defenders
Viet Tan
Con Se Parish, Vinh Diocese
Dong Yen Parish, Vinh Diocese
Phu Yen Parish, Vinh Diocese
Song Ngoc Parish, Vinh Diocese
Tam Toa Parish, Vinh Diocese
Hoang Sa FC
Brotherhood For Democracy
Bau Bi Tuong Than Assocation
Former Catholic Prisoners of
Chu Van An Teachers Association
Hội Thánh Tin Lành Lutheran Việt nam-Hoa kỳ, Ms Nguyễn Hoàng Hoa
Liên Minh Dân Tộc Việt Nam Tự Quyết, ông Lưu Văn Vịnh
Viet Labor Movement
Saigon Paper
Tuổi trẻ lòng nhân ái, ông Thái Văn Dung
Vì Tương Lai, ông Trần Minh Nhật
Việt Nam Dân Chủ Xã Hội Đảng, ông Nguyễn Chí Trung

近期新聞:

台塑越鋼又被圍 萬人喊關廠

台塑河靜鋼廠 又遭越南民眾抗議

⊙ 「還我乾淨海洋」台塑越南河靜廠再遭萬人抗議

抗議再起 越漁民台塑門口示威

延伸閱讀:
RFA獨家:台灣學者揭露越南總理府提交國會台塑越鋼廠污染案最終報告

勞研所研究 台塑勞工致癌風險偏高

立法委員陳曼麗召開記者會揭露,根據勞研所研究指出,台塑麥寮廠、台塑林園廠、台塑仁武廠及台灣氯乙烯林園廠部分作業勞工,氯乙烯暴露致癌風險大於10-3 可接受之風險,同時部分勞工體內之硫代二乙酸TDGA更是全台國小學童(背景平均值)的近61倍!

詳情請參考陳曼麗委員臉書披露之資訊報表:

(點此下載更多資訊報表

台塑勞工致癌風險相關報導


台塑勞工VCM.jpg

台塑勞工VCM2.jpg





2016年10月18日 星期二

【轉載】生祥樂隊:以《圍庄》譜一曲台灣石化產業的悲歌



   
「2013年左右,我在雲林海邊的一間餐廳吃飯,吃完後走出餐廳抽菸,朋友指着遠方告訴我,那是六輕(台灣煉油廠,全稱為第六套輕油裂解廠)。突然間一個紅光,碰!好像爆炸了!」回憶這段故事時的林生祥,瞪大眼睛雙手在空中比劃着,像是餘悸猶存:「遠遠看就是一團火光,近看那是更恐怖啊!」事後雲林縣政府的工安事件資訊網資料顯示,六輕在2010至2014年間,至少發生13次各種工安意外。

那一天,林生祥與台灣西南沿海的石化污染錯身而過。而這一場親身感受六輕工安的體驗,也成了他2016年最新專輯《圍庄》的楔子。
林生祥在高雄美濃家附近的田野演奏樂器。攝:徐翌全/端傳媒

與六輕相遇前,林生祥的故鄉高雄老早被石化產業包圍。1947年,位於後勁的高雄煉油廠(五輕)投產,佔地262公頃的煉油廠,煙囪就這麼一根接一根豎立起。「每回坐高鐵回高雄,進入左營後就能看見一根一根的煙囪,聞到空氣中的臭味;那臭味,有時讓人感覺好像點一根菸,空氣就會爆炸。」林生祥皺了皺鼻子,像是又聞見那股氣味般地說着。
這並不只是一個比喻,1983年,後勁居民陳蘇罔渡在自家三合院點燃一支蚊香,意外引爆空氣中的油氣,她自己身受重傷。不只空氣布滿油氣,煉油廠的污水打井排入地下,污染了地下水脈,導致鄰近水井抽出的水,竟點火便燃。地方民眾嘲諷:「後勁水,呷ㄟ死」(後勁水,吃了會死)。從那時起,高雄的日常就與污染、工安交纏,直至2015年底,五輕熄燈,仍未了結。

生活裏的石化產業,早讓林生祥和他的老搭擋,製作人兼作詞者鍾永豐想把「石化污染」這議題放在創作中。2009年出版的專輯《野生》裏有一首〈問南方〉,一句「加工區貼希望,石化工廠發夢想」,輕輕道出台灣南部靠着工業開發換取發展,結果換來的是「煙囪管無日無夜,人茫茫天茫茫」。

數十年來如一日的老問題,幽靈一般地纏繞在兩人製作過的無數專輯中:離鄉的青年、衰弱的農村、進步的幻象,以及被犧牲的南方。「那時我就想做一個石化議題的專輯,但又覺得哎呀不可能!要用什麼語言做?用什麼音樂做?」鍾永豐說道。

當年擱下的夢想,在隨後幾年激發的「反國光石化」運動中找到能量。
一次反國光石化的記者會上,一位媽媽懷抱小女兒,訴說自己的村子一條街上好幾人都死於癌症,同一時間好幾家都在辦喪事。就這麼一段話,引出攝影師鐘聖雄與許震唐的《南風》攝影集,捕捉記錄了六輕鄰近的彰化台西村村民的生老病死。

「看着《南風》,那麼真實的臉孔,歲月的刻痕就這樣擺放在你面前。你甚至可以聞到酸臭的海風、時間的無奈和記憶的斑駁。」鍾永豐吸了口氣,「多樣的運動形式加進來後,我覺得,談石化產業似乎可以不用這麼硬梆梆。」

2015年12月31日高雄後勁的跨年晚會上,林生祥與鍾永豐表演了為石化污染而做的新專輯。過了這天,位於高雄的五輕將停產熄燈。傅志男提供

意識形態與美學高度

這一轉念,催生出生祥樂隊2016年新專輯《圍庄》。以石化產業的漫天鋪地為經、常民的生活與抵抗為緯;以詩詞襯托悲傷,用音樂抵抗遺忘,唱出石化圍庄下的眾生像。而這也是距離1999年「交工樂隊」以「美濃反水庫」為題,出版第一張專輯《我等就來唱山歌》後;幾經改組最後蛻變成的「生祥樂隊」,再次以社會議題為軸心製作的專輯。

「但意識形態的正確,不見得會與音樂的成功劃等號。」台灣知名的樂評人馬世芳認為,林生祥與鍾永豐厲害之處在於,他們的音樂並不會為了意識形態服務,而是在意識形態與美學高度之間,拿捏出一個平衡。
早在「交工樂隊」時期,林生祥與鍾永豐的合作,已呈現出音樂性上的豐富飽滿。當年為了把林生祥勸回美濃參與反水庫,鍾永豐把自己以美濃鄉親北上抗議為題而寫下的〈夜行巴士〉傳真給他。幾天後,林生祥撥了電話給鍾永豐,在電話裏自彈自唱為〈夜行巴士〉譜的曲子。「那時我就知道,這傢伙不得了,」緩緩吐出一口氣,鍾永豐說。

當年透過話筒,在林生祥的歌聲裏,鍾永豐看見的是比自己的詞所描繪的更巨大的影像,「他的音樂把我的文字帶往另一個我沒看過的風景。他的音樂不會只是運動裏的幫襯。」至此,如何讓林生祥的音樂有更大的空間,成了鍾永豐的懸念:「畢竟把人家勸回美濃,總不能讓他覺得後悔嘛,不能浪費他的天份啊。」

就這樣,「交工樂隊」的第一張專輯誕生,這對合作搭擋也一路延續近20年,且型塑出與唱片工業中多數產製過程迥異的合作模式:鍾永豐先出詞、林生祥再譜曲。

而兩人南轅北轍的個性,也讓音樂發展出獨特的氣質。訪問那天,每一個問題,鍾永豐總能連珠炮似的一發不可收拾,顯見他對於自己創作的概念,早已在腦中百轉千迴好幾遍,只等着有機會把這些想法串成故事;而林生祥則是穿着後勁反五輕的紀念T恤,衣服上寫着大大兩字:堅持,恰恰呼應了這十多年來的人生。不同於鍾永豐,林生祥說話語氣緩慢,像個鄰家大叔一樣。「林生祥就是個很『接地氣』的人;而鍾永豐則是有點『阿宅』性格、目錄狂那樣的人。」馬世芳形容道。

「鍾永豐是相當思考型的作詞人,且因他本身的社會學背景,讓他們每一次的專輯都圍繞着一個社會學的概念,這在台灣是相當少見的嘗試,也是與其他獨立樂團不一樣的地方。」知名文化評論人張鐵志說道。

林生祥音樂夥伴,作詞人鍾永豐。攝:張國耀/端傳媒

但這對搭擋並非一開始就天作之合,「我們之前吵很兇的。」談起合作近20年的夥伴,林生祥笑了笑。幸而這一路的磨合,終於在《圍庄》找到平衡。鍾永豐的詞較以往精簡洗鍊,「合作這麼久,我也慢慢知道,怎麼讓樂手有發揮的空間。寫詞的時候,我會把他的想法也包含進來。」歌詞的留白處,鍾永豐把它讓渡給樂手。像這次專輯中一曲〈南風〉,6分多鐘的長度僅僅用不到百字的歌詞,反覆訴說着空污對地方造成的健康風險。一句「海風北上幫忙敲門,它一身酸臭」,留下許多對於氣味與身體感受的想像,全交由樂手詮釋。

短短的歌詞,卻能讓聽眾凝神。生祥樂隊到「一條街好幾家辦喪事」的台西村表演時,「原本我還擔心,這裏老人家哪有幾個聽得懂客家話,但他們表演時,台下幾十個阿公阿嬤安靜地聽着。」當年抱着小女兒在環保署前控訴空污致癌的媽媽許立儀說,這首為了台西村而作的歌,唱出了地方面對空污的悲苦,即便是毫不熟悉的客語,依舊唱進當地人的心坎裏。

七人編制的有機體
除了合作上的默契走向和諧,編曲上駕馭繁複編曲的能力也已不可同日而語。「交工樂隊」解散後,林生祥放下過去的樂團編制,逐年以減法呈現音樂創作,樂器也愈用愈少。這段拆解的過程,被馬世芳形容為:「把建築物蓋了又拆,台灣創作音樂十多年來,最意味深長地探索過程。」

音樂上逐步拆解裝備的同時,林生祥還找上搭擋大竹研(Ken Ohtake)學琴,尋找身體的節奏感。「他知道如何閃躲已存在的音樂線條,尋找沒有被彈出的聲音,堆疊和諧、衝突、高潮或安靜。他清楚扮演樂手的位置與分寸,在有限的音樂空間裏試圖用吉他揮灑無限,但絕不逾矩。」在一篇描寫大竹研的文章中,林生祥如此盛讚大竹研的音樂。

林生祥說,把基本功紮好後,重新回到舞台上,自己真能更加自在與享受。而這前後差異,馬世芳一聽便懂得,「大竹研對林生祥來說,可以算是恩同再造。林生祥學琴後,更能抓到身體的律動,音樂內含的動機(motive)完全不同。做音樂就像蓋房子,他會從地基結構開始思考,想像蓋出來的是怎樣一棟樓。」

上一張專輯《我庄》中,林生祥重新將打擊樂器加了進來,像是把過去拆解的建築蓋了回去,在骨幹上添上血肉。馬世芳認為,《我庄》可以說奠定了林生祥在獨立音樂圈的地位,過去玩搖滾的人可能會覺得他的音樂不錯,但畢竟不是搖滾,到了《我庄》,玩搖滾的人也不得不折服,「他們讓台灣玩音樂的年輕人知道,還有多遠的路要追趕。」

《圍庄》更又是另一番風景。為了加入與台灣西南沿海匹配的樂器,鍾永豐說服林生祥去學北管與歌仔戲。當年鍾永豐成功讓林生祥回到美濃,之後林生祥的月琴也是鍾永豐一句:「這月琴這麼便宜,不然你買一把學一下。」陰錯陽差地讓月琴成為他往後音樂生涯中的重要樂器。

這一次七人編制的樂團,除了吉他、月琴,還有北管與爵士鼓,編曲的繁複程度更勝以往,曲風含括了搖滾、龐克、前衛爵士⋯⋯「但你可以感覺樂器彼此間的和諧,有時鼓是主奏,其他則各自展現不同的花招;有時貝斯跳出來撐起骨幹,帶領曲子往前。」沒有單一樂器獨撐大局,彼此互為主角與配角。當年拆的只剩鋼骨支架的建築,如今重新起造,「《圍庄》便是摩天大樓,七人編制成為一個有機的整體。」馬世芳說道。

「因為合作的都是很厲害的音樂人,每個樂手不但能夠協助主角說好故事,更能在自己的空間裏呈現自身對於故事的想像與感受。」鍾永豐說,錄音時,往往他只需要提出概念,樂手便能發揮各自的能耐達到效果,「像我們有一首〈宇宙大爆炸〉,我跟樂手說想要營造類似前衛爵士那詭異疏離感。他們商量一陣,然後我再走進錄音室時,看了都笑出來。」鍾永豐說,樂手們把浴室裏的毛巾全拿了出來,包覆在鼓上,讓打擊的聲音顯得既悶且厚,「我整個笑出來:『你們真的是天才耶!』」

《圍庄》專輯創作夥伴。山下民謠提供

概念雙CD專輯的挑戰

至於對負責寫詞的鍾永豐而言,最大的挑戰在於如何詮釋一個廣為人知的議題,把老故事說得有聲有色有力,吸引人們重新凝視。
鍾永豐因此造訪每一個因石化污染而受苦的地方,貼近不同的行動者,試圖以他們的視角敘述他們的無奈與堅韌。「像我聯絡了陳財能,但他不想被打擾,所以我就開車走一遍他逃離家鄉的路徑,想想他在不同的風景裏有怎樣的心情。」雲林台西的陳財能,兒子14歲發現肝硬化,5年後過世。陳財能40多歲時發現同樣罹患肝硬化等疾病,為了不再提心吊膽地與六輕為鄰,把自家貨車改裝成「露營車」後,帶着妻子逃離家鄉。

2014年4月左右,林生祥收到全部歌詞,但因為一整年的工作壓力,加上前一年身體狀況出問題,遲遲無法進入創作的狀態。當他好不容易定下心神開始創作時,一做就把專輯「搞大了」。

「2014年底,我打電話給永豐,跟他說我想要做概念雙CD。」林生祥說,自己大三時聽着Pink Floyd的《The Wall》,想着自己終有一天也要做出這樣龐大編制的概念專輯。這一次的《圍庄》,對林生祥來說,時候到了。

寫歌的這三個月,稱得上林生祥生涯中創作最密集的時段,到創作的後期,林生祥開始感覺到身體的臨界與精神的疲乏,以致一貫強調生活與工作的平衡的他,「根本失去仁慈,一點也不優雅!」

之前在生活壓力下,林生祥之前什麼工作都接,把身體搞壞了,「所以這次我很小心,不要讓自己的身體又走到臨界點」。談着自己的身體狀況與工作失衡,林生祥隨性地站起身,開始一邊聊一邊做起「甩手功」。

「會這麼疲憊一方面來自議題本身的深沉,裏面講的都是一些烏煙瘴氣的事情;另一方面更因為雙CD的量體,工作量也以等比的方式暴增四倍。」林生祥雙手托腮,一臉委屈地說,「錄完後我跟其他人說,這大概是我生涯最後一次做概念雙CD吧。這一次的身心負荷,真是過去沒看過的風景啊。」

登上群眾募資平台

回望過去幾年間,以社會議題為主軸的音樂類型逐漸出現,但以石化為議題而且音樂主軸如此嚴謹的創作並不常見,「18首歌都互相加乘,構成一個完整的敘事,這張專輯可以說是『史詩』等級了。」馬世芳說道。

可惜這樣的製作在今天台灣的唱片工業中卻難獲支持,「現在檯面上知名的歌手,要賣到一萬張也是不容易,通常都只有幾千張的銷量。」馬世芳坦言,當難以靠銷售回本時,《圍庄》這麼大的製作會讓唱片公司望之卻步。因此,林生祥與鍾永豐決定以群眾募資方式製作發行。

但兩百萬的募款目標確實有難度,「過去的獨立製作從沒有這麼大型的募資金額,我認為這次對台灣唱片市場來說將是一個里程碑。這或許也是一種試探,看看死忠樂迷的支持程度。」馬世芳笑着說。

林鍾兩人的心情也被募款金額牽動起伏,「剛開始幾天,真的會盯着那募款數字一直看,增加個1%、2%就很感謝。」林生祥說。「數字一直沒上去時,難免會想說:『我們是不是太高估自己?其實我們沒那麼好?』有時也會覺得,我們不是得過9座金曲獎嗎?怎麼募款速度這麼慢!」鍾永豐笑着說。

但台灣的樂迷終究沒讓兩人失望,為期兩個月的募款期,剛過完一個月,兩百萬的目標金額便已達成。對唱片市場日益萎縮的台灣而言,可謂一次壯舉。

林生祥也強調專輯誕生全靠眾人之力,只要遇上與空污有關的議題,他們都願意無償授權,期待音樂能夠為對抗污染的戰爭提供子彈。

而相距《我等就來唱山歌》17年,林生祥與鍾永豐再度用音樂為一項社會議題添上不同的詮釋色彩,不同於當年的是,「現在我做很多事,想的都是孩子。像我前幾天陪女兒睡覺,念故事給她聽,後來她睡著後,我聽着她的呼吸聲。」林生祥說,由於女兒有過敏症狀,因此睡覺時呼吸聲相當大。被女兒用手臂環繞着脖子撒嬌的林生祥說,當時他看着女兒,心裏想着:「爸爸一定會為你奮戰的!」說完後,父女兩人相視而笑。而這軟膩甜蜜的一幕,正是「生祥樂隊」音樂的初衷。